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精古说古(5)修谱与藏谱

    作者:纵精古  浏览次数:5476  发表于:2011/3/13 23:14  [ ]
[i=s] 本帖最后由 纵精古 于 2011-3-13 23:17 编辑

五.修谱与藏谱

家谱之于家族,犹如河床之于河水,有了河床,可以使河水归聚,可以追根朔源;没有河床,水流涣漫,不仅难以追朔根源,也容易枯萎干涸。家谱之于家族,功莫大焉。
历来纂修家谱,须在太平年间,所谓“盛世修谱”是也。峻崖公第一次修谱,是明万历18年之前。其时,明神宗已经登基18年,在首辅张居正的辅佐下,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国泰民安。我祖历经宋元百年,及刚过去十几年的明灭元,改朝换代之动荡,终于平息下来,亟需整理族谱。八世祖 堪太爷纂修了极其珍贵的第一部家谱。不料几十年后,李自成起义,明朝岌岌可危,战乱不断,族谱在战火兵燹中焚毁,我后世无以复睹,实为憾事。八世祖 峻崖公距四、五世祖相去不远,脉络清晰,如果这第一部家谱珍藏下来,就不会有后来四世六公、五世十三公“某系某出,实难指明”的遗憾了!——可见修谱可贵,藏谱同样可贵。
第二次修谱是百年后的清康熙35年。经过数十年战乱,又换了一个朝代。我们的十世祖有多人在明末的兵燹中殉难。痛定思痛,到了康熙盛世,我十二世祖 馤(ai)只公依石将军庙及先世墓铭碑文重新修谱,理清了脉络,补 峻崖公遗谱之憾,使后世续谱有所依据也。
及至第十五世,又值清乾隆盛世,云衢公依 馤只公谱及朱珊茔三世祖 彦成公碑记,第三次续谱。这一次绘图列表,使得脉派更为清晰。
乾隆皇帝禅位给嘉庆以后,清帝国逐渐由盛转衰,贼匪蜂起。当此危急存亡之秋,司燖太爷(字绎堂)出任甘肃抚彝通判,兼摄张掖县事。他在这个贫困荒凉的地方,不看上级脸色,开仓赈灾,丢了乌纱帽。不久,陕甘总督松筠,听到老百姓对 绎堂公有口皆碑,于是把 司燖太爷提拔到军队参与清剿匪贼。 司燖太爷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屡战屡胜,臬司广隆拟提拔 司燖太爷为西宁府知府。正在这时,他接到老母仙逝的噩耗,断然辞官回家守丧,从此不再做官。他说:“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不贪财,不恋官,气节如玉,昭然可见。其时他才四十一岁,痛心于 堪太爷之修族谱毁于兵燹,潜心研究收集资料,进行第四次续谱,并且排出我纵氏十八世以下22辈班辈,犹如给河床加固了河堤,对纵氏发展壮大功在千秋。
1927——1937这十年,是中华民国经济发展最为辉煌的十年,族叔衍书、衍本公,族兄羽生公终于在1937年完成了第五次续谱。
1949年共和国成立以后,人口流动量激增,一是有大批族人到外地工作,定居他乡,二是1958年以后,生活困难,大量人口外流,落户异地,增加了统计调查工作的难度。特别在文化大革命中,家谱是典型的“四旧”,遭到批判扫荡。原本珍藏稀少的《纵氏族谱》,完全销声匿迹了!
但是,没有根何来枝叶?没有祖宗我们何出?谁又能数典忘祖呢?
1992年,经过文化大革命的剧烈动荡,国家拨乱反正,逐渐走上正轨,我们可以不可以续续濒临毁灭的家谱呢?——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在宿州工作的 精达公悄悄与在萧县任企业局局长的 精耐公议论:从1937年第五次续谱以后,这五十多年族群发展快,环境变化大,如果不抓紧续谱,今后难度更大。于是,由二公动议,请族叔 衍训公、 衍身公指导,联络精卫、冠民、肇军、肇凤等等,历时一年多,终于完成第六次续谱大业。自然,在续谱过程中,也有一些颇具时代特色的小故事。
精耐公当时在任局长,续谱算不算“四旧”?对工作有没有负面影响?有人提议化名为妥。于是在“重修族谱人员名单”中,精耐公化名“精忍”,是心有余悸,也是冒着政治风险为族业贡献。
第六次修谱的序言,是由我胞兄 精笑公执笔。鉴于对四人帮倒行逆施的强烈义愤,胞兄言辞激烈,对四人帮毁灭民族传统文化,闹得家国不宁进行猛烈抨击。而当时衮衮诸公,大多心有余悸,删去不少精彩言辞。当然,现在看来,那些对四人帮倒行逆施的抨击是切中要害的,一针见血的。这件事是说明,文化大革命造成人人心有余悸,流毒是多么深广!尽管这样,序言中还是保留了我们修家谱,重孝悌,是为了“实现人际和谐”这样的经典句子。我们纵氏修谱在1992年就提出了“人际和谐”,比政府提倡整整早了十年。
我纵氏第一次修谱毁于兵燹,以后四次在数百年战争动乱中鲜有流传。第六次续谱又是在政治大地震的余震中完成。修谱之艰可见一斑。修谱不易,更凸显藏谱也是重要贡献。
在文化大革命中,如果在谁家抄出一部家谱,就会挨批斗,戴高帽子游街,甚至坐大牢。我家那时有一部家谱,住在城里随时会有抄家的风险,于是偷偷藏到族弟精春家中。他家是贫下中农,保险系数可能高一点吧?但是后来运动紧张起来,精春也害怕,偷偷烧掉了。本来咱们就不多的家谱,大部分是这样毁掉的。以致第六次续谱时,很难找到第五次的版本了。后来,毛河崖的纵封玉,帽山纵林的纵封汉,各贡献出来一部,帽山纵林的纵精辉,贡献出一部云衢公撰修的第三次版本(局部),成为我们纵氏家族的珍藏版。他们在文革中,千方百计把家谱藏在墙里面,深埋地下,才幸免于难。他们是我们纵氏家族的功臣!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