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仿古探幽,故地重游(二)

    作者:纵亮  浏览次数:4312  发表于:2011/6/4 21:40  [ ]
一别四年,去宣城的路依然是那样的亲切,一路上思绪翻滚,“近乡情更怯”。

车站还是那个车站,马路还是那个马路,未曾细细体会,与在宣城工作的老二相见。一番寒暄,安排妥当,去朋友家的愿望已然落空。只在这办事期间匆匆一览谢脁楼、惶惶一登敬亭山。

谢脁楼上叹太白,怀谢亭中怀谢公。
今宣城,乃古宣州。史上有名的诗城。我想这一定源自南齐山水诗人谢脁。谢脁曾任宣城太守,醉心于此处山水,便在这陵阳山顶建一室,取名曰:“高斋”。加上谢脁本人清正廉明,深受百姓爱戴,唐朝时为纪念这位好官诗人,在高斋旧址修建一座楼。名曰:北楼。至此文人墨客多会于此,凭栏远眺。吟诗作对

仕途失意,人生诗意的太白,一生仰慕谢公,想来大去之日不远矣,孤独残年,秋登北楼,眼观奇景,百感交集,写下诗作《秋登宣城谢脁北楼》。“晚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夕阳西下,霞光万道,映射到美丽的江面上,一片绮丽万分的美景令人惊叹。“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湖面如镜子般清澈透明,弯弯小桥横跨江水,如彩虹一般。

岁月流失,悠然千余年,如今登上谢脁楼,多少烟云锁重楼,昔日风景全然消失。谢脁和李白想不到,烽火不断,流芳岁月,谢脁楼也遭遇不测。重建后的谢脁楼繁华已逝,凭栏远眺,视线狭隘,“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的景象只望在梦中重现,再也没有诗人为他歌咏,只留下三三两两的凡夫俗子在玷污她的秀丽,只有四围的古城砖在默默诉说这千年变迁。

“魂牵梦醒寻春秋,花开花落水东流。多少烟云锁重楼,如今风景全看透。”期期艾艾的音乐对这一切的只有哀怨。如果彼时的太白登上今日的谢脁楼,《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也许会写得更为凄惨,更为催人泪下吧。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那个下午,太白应和我一样吧,独自登山。泉水流淌,哗哗作响,似风吹竹叶,沙沙摩挲。人生也许有太多的不如意,人生又有太多自然的恩赐。清冽的泉水,满山的树木不会领会人的愁苦,一个欢欢流淌一个极力向上,那佳木吸取日月之精华,又毫不吝惜地奉献浓郁之绿色。大自然是绿色的!生命的本色也应该是绿色的!我感受到太白一定被这浓浓的绿色陶醉了,他一定忘却了心中的烦恼,魂归山林,一切变得空灵起来,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我仿佛看到,李白就这么一个人坐在今天“太白独坐楼”的地方。时而眉头紧蹙,时而闭目沉思,“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过去的就过去吧,是顺,是逆,一切的浮华与追求都成为过眼烟云,一切的一切都该释然了吧。我的眼里只有静默的敬亭山,就让满山的秀丽景色带我回归吧。

浪漫的太白,应该是这样想的吧。

匆匆下山,泉水依然匆匆,你见或不见,它就在那里,不悲不喜;竹林沙沙,你听或不听,它就在哪里,不增不减。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