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一粒黄豆和一锅黄豆——兼论我家老大与老二之别

    作者:纵肇强  浏览次数:4812  发表于:2010/10/13 11:16  [ ]
[color=DarkSlateGray]一粒黄豆和一锅黄豆
  ——兼论我家老大和老二之别
  “小豆芽,弯巴勾,俺到姥娘家过一秋,姥娘看了心欢喜,妗子看了翻眼瞅。妗子妗子你别(bai)瞅,豌豆开花俺就走。骑着毛驴喝了风,到家学给俺娘听,俺娘骂俺妗子:婊子老鸨不通性(三声,在吾乡方言中和风、听押韵)。”
  我在家排行老大。当老大的好处是一般能穿新衣服,不像老二要拾老大穿过的旧衣裳;还能经常代表父母走亲戚,受重视,吃好的。吃好的,穿好的,那在八十年代乡村能做到这两下,那真是美的娘哭半夜——美死了。我走亲戚最多的就是走姥姥家了,尽管妗子们对我很好,我还是学会了这首儿歌。在我们老家,小孩子去趟姥姥家,被姨娘、妗子骂奶奶很是正常,回到家被婶子大娘骂妗子也是多见,都是浅浅地骂着玩,一种风俗。
  那做老大有没有坏处呢?自然也很多,例如干的活要多,还不能抱怨,不能拈轻怕重,尤其不能跟弟弟妹妹攀比,时时刻刻要做个榜样,不然就会招致大人的训斥:老大就要有个老大的样子!更让人恼火的是,俺那里所有的民间传说都把老大说成坏人,老二则多是好人。从小娘就给俺讲关于老大和老二的系列故事,老大要么是个贪财吝啬的家伙,要么是个不孝顺、特别懒的笨蛋,相反,老二都是遭人同情的,不是个大好人也是个老实人。小时候听了这样的故事,俺就多么不情不愿地坐着老大的位子,总想啥时把这些民间故事改一改,让老二也坏那么几次,让俺听故事也听得舒心些。
  记得有一则是这么说的:老大贪心又狡猾,老二忠厚又实诚。说是老大和老二得到仙人指点,到一个遥远的金山上装金子,可仙人说只能装一袋金子就得回来。老二很老实,装好一袋金子后就回来了,而老大很贪心,不听老二的劝告,拿了好多袋子不停地装。后来金山起火了,老大仍不舍得离开,还在继续装金子,后来被金子压住活活烧死了。
  这样的故事大多没留下多深刻的记忆,俺不贪心不狡猾就是了,俺装作大方装作实诚就是了。时时想起来的,倒是关于“放屁”的那一个:
  兄弟二人,父母过世后,要分家,老大年岁大,身强力壮,老二年龄小,身单力薄,老大就把家里的好田好地、大房大屋、大骡子大马分到自己名下,只分给老二一粒黄豆和一点儿地边、地角。老大媳妇生怕老二用这粒黄豆种出庄稼来,就把黄豆炒熟了。老二一看就这么一粒豆子能干什么呢,只好吃了,不料吃过这颗黄豆以后放出的屁奇香无比,于是就走街串村地给大户人家熏衣服:“香香屁,喷喷香,俺给大姐熏衣裳。”不久,老二就发了财,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哥哥见了不免眼红,问弟弟怎么发财的,弟弟就如实告诉了他。老大一听,弟弟一粒黄豆就能赚这么多钱,自己家的黄豆不知多少,那不是发大财了吗?回到家让媳妇炒了一锅黄豆吃了,然后出门赚钱去了。“香香屁,喷喷香,俺给大姐熏衣裳。”走到一大户人家,小姐听说来熏衣服的了,就把所有的衣裳放进衣柜,老大口渴难耐喝了几瓢凉水就跳进衣柜,刚关上衣柜门,就听得里面地动山摇、轰轰隆隆,随即臭气熏天,稀屎流淌。贪心的老大被人家打了个半死。
  母亲讲故事时总是意味深长地说:老大可得注意,不能贪心,不能亏待弟弟。可俺总是很贪心地幻想:能有故事中老二的那种技术该多好啊!一粒黄豆,成本低,收益大,劳动强度小,关键还能接触很多大户人家的小姐。这种羡慕的表情一旦流露出来,俺那专讲老大不争气故事的娘,总会伸出巴掌恐吓道:“老大不学好,老二学不好,你要不像个哥样儿,那弟弟更不成样子!”
  这些故事有用没用,不知道,反正老大该做的事我基本做到了,老大该充的样子我还一直充着。在老家,走亲戚,串邻居,人情往来,红白喜忧;在北京,老乡聚会,同学帮忙,代人看病,迎来送往,我一直做着这样的事情。始终不知道是老大的标准是什么,就拿走亲戚来说吧,弟弟说不去就不去,我说不想去,可是还得去;春节都回老家过年,弟弟可以打麻将,喝酒,睡觉睡到大年初一中午,我得出门给老人们拜年。老大,在我看来就是把个性压缩,呈现平和的一面交往处事,就是性格中的方,也得磨圆一点儿彰显,不像老二,天生的兄弟序列中就处在一个不受瞩目的位置,所以我羡慕我家的老二——有个性,好歹人家成了个诗人啊!看不懂?谁让你看的?!老大呢,老大写不了诗,老大干什么事都想让人明白:哦哦,我的意思是……不明白?我再加个注释。不说清楚那不是老大的风格。
  一粒黄豆,让老二发家致富,成名近美;一锅黄豆,使老大出力废物,不讨人好。呵呵,现实中的老二是写诗的,每个字都是一粒炒黄豆,香气袭人;我这个老大写出的书与文章,只不过是一锅料豆而已,吃吃便可,切不可再兑入凉水,否则臭气熏天别怪俺没打招呼。
  俺其实想,我那一锅黄豆,能否别上锅炒,就让它们“小豆芽,弯巴勾”,让它们姥姥家过一秋,多好!
  


转自宗亲---纵华跃文集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