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别处风情之西行散记

    作者:纵冰封  浏览次数:2352  发表于:2016/3/31 16:02  [ ]
[i=s] 本帖最后由 鹤舞晴空 于 2016-3-31 16:06 编辑

题记:从青海、甘肃归来。沿着心与路的方向,借文字予以回望。

1、嘉峪关
从自己家庭到工作单位乃至最后放大至全中国,我可能是属于没去过伟大首都的那一小撮人之一。但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我对天子脚下、首善之区的了解要绝对高于那些玩过北京七日游的伙计们,我常常在他们面前卖弄一下浅薄的知识阔论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变革沿袭,甚至闭上眼睛都能在脑海里清晰地刻画出故宫、颐和园的脉络和走向。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总被嘲笑:眼不见咋为实涅?纵有三头六臂、再会夸夸其谈也只能算是个非好汉。的确,蜿蜒的巨龙、壮丽的雄关,我从未有过踏实的体验。

好在这次相逢长城西端的第一重关。近观遥想,当年它纵有如此的伟岸可在今天的很多游客看来还是过于简陋、单薄和了然无趣,哪怕它曾抵挡住蛮夷胡虏的千军万马,目睹过远嫁公主的闭月羞花。可我却更喜欢在凝结历史的地方驻足,晋蒙交界处有一小段异常久远的土长城,我曾伸手捏起一块泥巴,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所有关于岁月的沧桑汇集到一个人文之点的时候,你看到的绝不是眼前的风景而是自己的心情。很小很小的时候喜欢读唐诗,慢慢发现不敢喜欢李白了,飘渺灵翼,仙气太重;也不敢喜欢杜甫了,沉郁顿挫,圣气凌人。怀着敬畏之心远离了神仙和圣人,后来倒是愈发喜欢王维了,舞舞山水田园、弄弄边塞风情,把所有的激情澎湃都拂手化作一汪静水遁入无形,这样真好。习惯品味他恬淡自适的悠然心境,熟背那篇《山居秋暝》,最爱一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以前家中有幅葛庆友所书,两边带有此句对联的中堂山水画挂在屋子西墙上,回望80年代后期一个月朗星稀的夏夜,在家中甩开作业偷偷懒,跪在那副字下面的沙发上,凑着鼻子和着月光闻闻画上一缕淡淡的墨香,借以抑住年少的肆意轻狂和那一季明媚的忧伤。此后,时光冉冉,回眸已去廿年。

站在雄关之前又会想到另一名句“西出阳关无故人”。阳关太远还在敦煌之西,王维其实也没去,不过仅仅立于渭城遥望,他只是用一种歌者的声音表达所谓的就此别离和相逢无期。时空广大,和盛唐早已相隔千年和王维亦是相去万里,当穿越精致的文字和厚重的历史之后发觉,我和王维其实在内心深处都有一道关,关外也许是今生不会相见的故人,关内定是这纷繁的尘世、孤独的自己。只是,这一世,还有机会和能力打开这道无形的心门采撷一粒南国红豆赠予那片清浅的相思么?天空不语,王维也定是不知了。

此刻,雄关如铁、残阳似血。眼前没有古道也没有瘦马。簌簌西风中,唯有秋雁能撕开关门,飞越千山,而谁又是那位多情的人儿,在空灵清越的雁叫声中断肠于天涯?

2、兰州
我对兰州最粗犷的印记应该从三件事物说起。第一当属出于武威藏于兰州的马踏飞燕。父亲当年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爱着我们,他生气起来可以把我吊起来棍棒相加,开心起来也可以把我抱在怀里夸赞是小小翦伯赞。是的,那时我曾如此的喜爱历史,只是后来好吃懒做、虚度年华,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和心血,白头后才发觉不但颓废潦倒,甚至连一个人格完整的正常动物都没有做好。好在内心深处总会留下一些记忆并没有被岁月完全泯灭,所以还记得轻盈翱翔的马踏飞燕,如果没有弄错,这个名字应该是郭沫若所提,据说他也不知道飞奔的马蹄下究竟是一种什么神奇的鸟儿。面对如此大胆的构思,浪漫的写意,终于明白在一双可以造出这件神奇物件的灵巧之手面前语言是多么苍白的一种符号。就爱这个造型,但不赞同用一个词语给她命名。她是一件圣洁的礼物,历史把她神奇的赐予这个世界,她的名字要有百个、千个、万个才好,这是一件足以在每个人思想深处开出震撼之花的瑰丽珍宝。 其次要数兰州拉面。到现在都没有 捯 饬清楚自己到底是属于北方人还是南方人。长相上比较认同自己属于南方派系,极度缺乏北方人的阳刚之气,就这一直为老婆所诟病,她的捶胸顿足之情有可能要贯穿生命始终。但我在饮食上却偏爱面食,甚至厌倦别人请我去吃山珍海味,而更喜欢独坐街边条件极差的饭馆来一顿诸如兰州拉面或者羊肉泡馍式的极速快餐。这一次到了源头,品了正宗,了了夙愿。人生可能也就这样在完结一个又一个心愿中走向深处,归于平静。 最后要算的就是黄河岸边上那座著名的雕塑了,我不知道它出现在哪一年,但知道它留在了我不太丰富的脑海里很久了。对所有关于母亲的印记,我总是如此的虔诚,不管她是一个人还是一条河抑或其他。

3、敦煌
庆幸自己,居然能在半年之内游历了西部的一座中国佛教名山和两大佛教石窟,就连中秋吃的月饼都来自充满灵韵秀色的佛泉寺。假如人与人的千年一遇叫做尘缘的话,我与佛的这次短暂相逢或者就叫做佛缘吧!只是,人或佛谁能解这个缘字呢?前些日子出行回家路上我就和胖子认真讨论了为什么佛教千年以来会在中国西部腹地如此经久不衰的个中原因,明白了当宗教和政治亲密结合的时候,这个国度要么强大如美利坚,要么邪恶如塔利班。我承认自己是一个缺乏信仰的人,可也慢慢觉得,这个世界是否有神和佛完全可以交给科学家及政治家去玩弄,真的不需要我们去仔细辨别了。就像人生,凡人就无须一定要在对与错之间纠缠不清。

偶尔我也会迷茫于前尘、今生和来世,只是慢慢学会改用一段诗句聊以舒缓心情:你信或者不信,来世可能就在那里,不离不弃。我以为此生会有此生的精彩,来生一定也会有来生的无奈。认真体会今夕,其他何必在意!

及其钟爱的一句话有可能也是佛语禅宗,被我长久的定格在了QQ签名上: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总把它理解为再卑微的生命在阳光下也会有属于自己绽放的姿态。就像我,一如像我。

甘肃西北,鸣沙山下,月牙泉畔,茫茫戈壁深处,佛教的博大精深在此让人叹为观止,惊鸿一瞥这片一千年前就可以飞天的神奇之地。可是如今我们或许都已成了折翅的小鸟,天空还在,你往哪飞?不如就此,放下痴想,立地观佛吧!

4、西宁
挺喜欢青海省会的名字--西宁,一种顿由心生的静谧祥和之感浮于胸前。好友告诉我这里是夏都,一个盛夏极其短暂特别宜居的地方。盘于山间的狭长地形,白云之上湛蓝的晴空,如此纯净,会让人动情。

行走之中不觉慢慢困了,迷乎乎竟然想要把这个美丽的地方轻轻地装进心里,然后悄悄筑起一座属于自己小小寂寞的城。就此一梦,梦中最爱那恰似城堡的心底中向晚的青石街道,还有紧掩的小小窗扉。只是那向晚的街道没能触及尽头,小小的窗扉亦从不曾开启,但心境或有灵犀,只要会意的人千里之外也定能邀夜月于龙池、品烟雨于北山、听清风于石峡。

后来,车继续前行,翻越日月山。我只是一个过客,因为千年之梦虽犹在,人却已打这里悄悄走过。梦里梦外,花谢花开。

5、青海湖
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行程最后一站。以前在行至海拔很高的车上曾出现过些许的耳鸣,这次也是。

总以为,上帝的眼泪洒落凡间,恰到好处时能变成两只可爱的精灵。左眼的泪珠落在地面,星星点点聚集成大河亦成大湖;右眼的泪珠滴入胸口,痴痴醉醉幻化成心雨亦成心海。品尝了一口大名鼎鼎的青海湖水,咸咸的味道果然就像上帝伤心的一滴泪,她点缀于高原,像一粒离开尘世的明珠。即便这次没有看到公主的宝镜和金黄的菜花,但她仍展现的如此之美,让人沉醉。观湖的人解开心锁孑然而至,不知他能否从天空带来另一只精灵,下起如织的心雨尽燃生命的爱意!一阵高原寒气逼来,兀然想起一句话,只是欢喜,随意而至,何必奢求?我,迎风一笑。


而后折返,离开了这一路的风景。车站前面的街道上堆积着孤旅漂泊的人。东眺,一座城市屹立在华灯初上后璀璨的夜空中;北看,刚搭建的候车大厅浮之于前,西宁西站四个醒目的大字在我正正前方发出凛冽的红光格外张扬,深刺双眼,阻隔望远。此行,观城,观湖,观佛,更静观了自己雪藏于灵魂深处的的一份惴惴心情。所以,该走了。

K378于22点10分徐徐开动,一节节的光影有如在黑暗中向远方舒展的漫漫画卷。我溶入最小的一滴淡墨在暗夜里随其悄然远离。记住了这一路无法释怀的遗珠之憾,也和时光一起见证了璨烂静远的大美之好。旅行恰如人生,人生亦是旅行,因此我们彼此都是一道相互唯怕错过的风景。“好好的生活”一直最爱用这句话温暖前行长路上如此小心翼翼、如此惺惺相惜的你和我。列车从黑夜穿越白昼,又从白昼重回黑夜,此后所有人都要回到村上春树的那片森林里,迷失的人就让他迷失吧,相逢的人也许明天就会相逢。

只不过,而明日,明日又隔天涯。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