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先贤---纵精博轶事

    作者:传易堂  浏览次数:5059  发表于:2010/11/3 13:36  [ ]
日本侵略者占领中国东北后,又觊觎蒙古和苏联的远东及伊尔库次克以西的西伯利亚地区,在中苏边境接二连三挑起事端。为了阻止日本进攻苏联,为了摧毁日本占领区的军事设施,共产国际决定,由苏联红军参谋部负责训练中国、朝鲜等国的爱国青年,组成国际情报组织,其主要任务是破坏占领中国的日本侵略军的军事设施和战略物资,钳制日军的行动。中共满洲省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先后选送了几批有地下工作经验的中共党员和爱国进步青年去苏联,一部分参加莫斯科红军参谋部军事训练班接受特殊训练,一部分在哈巴罗夫斯克(伯力)远东局司令部情报部第四科受训。学习的内容有:政治、无线电、燃烧、爆破、射击、游击、汽车驾驶、秘密工作等课程。参加国际情报工作的中共党员,从参加培训之日起,即不再与本国党组织发生横的联系,而直接与共产国际方面单线联系。
  1931年夏秋之交,在苏联莫斯科孙中山中国劳动者大学和国际列宁学校学习的苏子元、朱绍华夫妻二人,接到伯力军区情报科中将瓦林的命令,随身携带电台、经费和有关物品,途经哈尔滨密秘潜入齐齐哈尔,着手组织建立东北军事情报网。
  当时,齐齐哈尔是伪黑龙江省省会,铁路和水上交通比较方便,距中苏边境较近,便于联络。曾积极支持和参加过马占山江桥抗战的齐齐哈尔人民,抗日反满情绪一直未衰,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而日本侵略者刚进城不久,立足未稳。是建立情报中心的理想地方。在周密考查的基础上,经请示上级同意,在远离市中心的永安里附近,以开设“龙江医院”为掩护,建立了齐齐哈尔地下军事情报站(以下简称“情报站”)。 情报站建立初期,有八九名工作人员:杨允中(院长,又名杨文通,中共党员)、张执中(医生,又名张文玉、张化三,中共党员)、杨醒夫(医生,杨允中之子)、朱绍华(护士,中共党员)、丁彩霞(护士)、周泰(勤杂工,丁彩霞的丈夫)等人。情报站的负责人是苏子元,他出生在今辽宁省辽中县,1926年加人中国共产党,曾在沈阳、哈尔滨等地从事过地下工作,1927年被中共满洲省委派往苏联海参崴列宁学校学习。他的妻子朱绍华,同他一起在苏联学习,为了便于工作,临出发前又赴苏联赤塔学习无线电收发报技术,在“龙江医院”以护士身份为掩护负责电台工作。
  情报站建立后,苏子元通过哈尔滨一起做地下工作的老相识,充分利用齐齐哈尔人民积极抗日的爱国热情,迅速发展情报人员,扩大组织。很快就发展了孙乐天、纵精博、朱国钧、白瑞等一批骨干力量,这些人分期分批的以病人身份住进“龙江医院”,进行国际共产主义知识和情报业务的学习。情报站还通过他们纵向发展情报人员,到1934年末,已经形成了以齐齐哈尔为中心,外延到沈阳、长春、哈尔滨、博克图、北安、佳木斯、讷河、嫩江、肇东、泰来、昂昂溪等地,30多人的东北地下军事情报网。
  情报人员在对敌斗争的实践中,成功地运用了化装侦察、打人敌人内部和在伪军内部发展情报人员等有效方法,搜集到了日本侵略军和伪军在各地的编制、番号、武器装备、特种兵器的配备、部队驻防及调动,军事道路和铁路的延伸修建情况,营房及航空基地的建筑,军事物资的运输情况,官兵的思想情绪,日本侵略军重要人物的往来,作战计划及各种军用图表、密码等等情报。
  化装侦察。1932年,任情报交通员的纵精博,改扮成工人模样,夹在工人中间到齐齐哈尔飞机场、新兵营的建筑工地,用照像、画图等方法,搜集到了飞机场和新营房的建筑位置、占地面积和施工进展情况。1933年,纵精博曾以收地租的身份先后到洮南、北安、海伦、哈尔滨等地,将沿途的公路、铁路桥涵、车站、道叉等绘成图表,标定方位。纵精博还孤身一人到长春侦察日本侵略军在铁路北面修建飞机场和日本细菌实验的情况。同年冬天,情报员赵大中打扮成摄影师模样,深入林海,侦察大兴安岭通往苏联边境的三条道路。他一边画图一边拍照各种座标标记,在侦察完南北两路继续侦察中路时,被森林警卫团逮捕。几经审问,受尽了各种酷刑,始终坚持“照雪景卖钱”的供词,后被组织营救出狱。情报员纵精明(纵精博的哥哥,在齐齐哈尔东五道街开小卖铺)曾多次化装成捡粪的农民,到日、伪的兵营内去捡粪,从捡回的手纸上破译部队的番号及部队换防等情况。
  打入敌人内部。情报站一建立,就有目的地派遣有一定工作经验的情报人员,利用各种方法打人敌人内部。先后在伪军内部任职的有:赵恩久,任肇东县伪警察署署长;孙寿朋,在齐齐哈尔伪军南大营先后任排长、营长;朱国钧,在驻木兰县伪军某团任团长;赵石羽,在黑龙江警备司令部任上校参谋;白瑞,在齐齐哈尔伪军第三军管区任上尉参谋等等。通过他们把各自部队的详细情况搜集上来。
  1933年初,白瑞按上级指示,利用旧军人的身份,在同学的帮助下打人伪满军队,先后在昂昂溪、扎兰屯、安达一带驻防。白瑞,原名白宇清,是一位有爱国精神和正义感的回族青年。他与纵精博在20年代末同在东北十五旅任下层军官,30年代初又同在讲武堂黑龙江分校学习。后因他反对军警督察处无辜抓校友而被学校革除军藉。1932年春,经纵精博介绍加入情报站。为了获得更多更准确的军事情报,上级命令白瑞千方百计地打人敌人心脏。由于他在伪军中“工作出色”,加上原讲武堂同学的帮忙,很快就谋到了齐齐哈尔伪军第三军管区司令部参谋处上尉情报参谋的“肥缺”。为了方便工作,经组织介绍,白瑞同张春华于1935年春节完婚,在永安街83号建立了“白公馆”。从此,情报站又多了一个重要的活动据点,大量的重要军事情报就是在“白公馆”复制传出的。
  齐齐哈尔伪军第三军管区司令部参谋处,是敌人的要害情报部门,同时与沈阳第一军管区、吉林第二军管区、哈尔滨第四军管区、承德第五军管区互通情报资料。白瑞是情报参谋,除齐齐哈尔一带的日伪军事情报外,其它四个军管区的军事情报也了如指掌。
  1935年,白瑞奉命复制了由齐齐哈尔到扎兰屯、博克图的铁路军用地图。1936年上半年,白瑞先后两次翻拍了日军通讯联络的军事密码。第一次把密码转到苏联伯力后,使用有效。但是,仅间隔两个多月,日军就更换了新的通讯密码,而且分解装订成三册,单册不能译、发电文,并分柜保管。白瑞按上级指示,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用自配的钥匙趁室内无人之机每天拿回一本,利用夜间翻拍,第二天提前上班,又原样送回原处。在纵精博的帮助下,连续三个夜间完成了翻拍任务,送往苏联伯力情报科。
  他们不单为苏联情报组织收集情报,还积极帮助东北抗联。1936年下半年,齐齐哈尔伪军第三军管区的一个步兵旅去热河一带围剿抗联的一支部队。在这个部队出发前,白瑞及时把情报送出,抗联部队安全转移,使敌人扑了空。有一次,白瑞随日本侵略军到绥滨一带去围剿抗日游击队。情况紧急,但又脱不开身,“如何把情报送出去呢?”白瑞边走边想,途经一个小饭馆部队休息,他急中生智,故意大声说话,把这次日本侵略军的企图暴露出来,让店里的伙计去通知抗日游击队。
  由于白瑞胆大心细,工作从未出现纰漏,加上他与敌人的上下级关系处理得比较“融洽”,非但一直没有引起敌人的回疑,反而很受敌人的“赏识”。
  苏联红旗军司令部为了表彰白瑞的突出业绩,在1936年底奖励他伪币70元。情报站也因工作成绩突出而获得苏联红旗奖章的殊荣。
  以公开职业掩护活动。情报站的工作人员在各地以开设医院、照像馆、小卖铺、饭馆、成衣铺等为掩护,利用其接触面广,来往各阶层人员多的有利条件,直接或间接地收集情报。孙乐天,又名孙子健。1932年参加情报站工作,他把自己在齐齐哈尔和哈尔滨开设的两处“乐天照像馆”交给组织使用,成为翻拍情报资料、存放手枪、电台等物品和掩护地工人员的场所。齐齐哈尔乐天照像馆经理谭连城(情报人员),1932年,利用给敌人照像之机,侦察拍照了日军机场;1933年,日军过天长节那天举行庆祝会和野外演习,约谭连城去照像,他趁机用微型像机拍照了日军武器装备情况。情报人员孙明德,在齐齐哈尔日本蔬菜商店当雇员。他从工作需要出发,专门学习了日语。在经常深入到日军兵营内送副食的过程中,同一部分日本侵略军“打得火热”,侦察到了日军内部的一些重要情报。1934年,哈尔滨情报点的宋伯翔(中共党员,又名宋扶摇、柳浪兮),从他在日本留学的同学手中得到日本侵略军正在修建的通往苏联边境的新铁路线路图。北安情报点的赵大中,以开成衣铺为掩护,在1933年搜集到北安、黑河、海伦、克山、泰安(今依安)等地的日本侵略军的驻防及调动情况。他还经常化装成工人深入到日军在北安镇修建兵营的工地、北安至黑河的伪军用铁路和工地收集情况,及时传递施工的进度。
  以齐齐哈尔为中心的地下军事情报网,在完成大量的军事情报工作外,还为苏联伯力军区情报机关推荐选送了30多名经过地下工作锻炼的具有实践经验的情报人员,赴海参崴列宁学校深造。学成后被分别派往白城、哈尔滨、佳木斯、华北(包括北京、天津、保定)、宁夏、新疆等地组建情报站。
  情报站向上级传递情报的途径主要有两条:一是由交通员专程护送。如照像胶卷、照片、图表等。1935年以前,担任国际交通员的主要是纵精博。他曾冒着生命危险三次通过瑗珲国境线;两次越过绥芬河国境;一次走萝北国境线;两次在满洲里国境线越境;四次往返扎赉诺尔国境线,把大量的重要军事情报直接送到苏联红旗军情报科设在边境的情报点。二是通过无线电台。一些文字能说明的情报均用电台发出。情报站的电台,最初设在“龙江医院”内,由朱绍华负责收发报工作。1932年夏季,日本特务机关进驻齐齐哈尔,“龙江医院”受到监视,电台无法工作。经请示,伯力情报科命令“龙江医院”于1933年关闭。由纵精博通过熟人在回民居住区租了一所大院,恢复了电台工作。
  1934年秋,情报站的一名国际交通员私自出走,苏子元用电台请示苏联伯力情报科同意,为了避免暴露和长期潜伏,电台暂时停止工作,并叫在电台工作的周泰和夫人丁彩霞回哈尔滨老家隐蔽待命,朱绍华携电台及用具也秘密转移到哈尔滨,整个情报工作亦暂时停止。苏子元做完善后工作调回苏联伯力。
  1935年初,在苏联接受培训的纵精博,奉瓦林中将之命,接替了苏子元的工作,任情报站负责人。纵精博,曾用名黄岳,后改名王富有。安徽省萧县人。1927年考入黑龙江东北陆军教导队,毕业后分配到驻满洲里国防军第十五旅当见习生,后任排长。1930年考入东北讲武堂黑龙江分校,“九一八”事变后该校解散,仍回原部队任职。他耳闻目睹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愤然离开部队,与朱国钧、孙寿朋去哈尔滨寻找共产党,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同年11月在哈尔滨加人中国共产党,后被党组织派到齐齐哈尔情报站工作。在情报站工作期间业绩突出,1933年11月被送往苏联海参崴列宁学校学习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