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晒暖儿

    作者:纵肇强  浏览次数:4348  发表于:2010/10/5 16:20  [ ]
找个草垛,秫秸、麦瓤、棉柴都行,豆草垛更好了,背风,向阳,拽把豆草,垫在腚底下,擞擞破棉袄,半躺半坐,半倚半靠,闭上眼睛,透过眼皮看那红红的日头,静止不动,村庄,门前的小河,远处的河滩,另外一个村庄,不用看,也都是不动的。一切都静止不动,唯有身上开始暖洋洋的,脸被太阳晒着,像似有若无的温暖丰腴的手抚摸着,早上不洗脸也觉得舒服。偶尔的北风呼啸,更觉一种阳光下的惬意;几声卖豆腐的吆喝,平添一种不为生计的悠闲。任谁,只要别挡阳光,都不能减少晒暖儿的极乐之趣。
在冬春的日子,理想的生活就是吃饱喝足,日上三竿的时候找个好的晒暖儿场所,三五老头在一起,吧嗒着旱烟,拉着大呱,不紧不慢地等着日头偏西。太阳晒得越来越暖,索性脱了破棉袄,解开老棉裤,扒下衬衣,让捂了半冬的皮肉见见太阳,一边搜寻衬衣缝的虮和虱子,一边拉着家常、说古论今:
“恁说说,老屙一年就给他娘二百斤粮食,这年——老妈子能过去吗?”
“咋能过不去,六零年不也过去了吗?”
“别(掰)抬杠,人一辈子能过几个六零年啊?”
“说起六零年,奶奶的,老队长一家咋没饿死一口子,瘾饿的咋都是小门小户?”
“过去的事,别扯恁远啦。听说,恁姐儿,王寨集有几个熊羔孩子专拿假钱骗老头老妈子。”
“可不是,说是买羊,奶奶的,绕来绕去你手里就捏着几张假钱,羊就牵走了。”
……
别看说话的时候带那么多脏字儿,其实没有一点儿气愤的意思,村人说话么,总得有个发语词儿。
日头过午了,有人陆陆续续地走了,又有人稀稀拉拉地来。饭点儿不一样,吃得晚的,依旧不紧不慢拉着呱儿,吃罢饭的,放下碗又过来了,穿着毛窝儿,踢里趿拉着把冻得梆梆的土路敲得叮当响,有的干脆端着碗拿着馒头过来了,一边吃,一边晒:
“晌午吃的啥?表老爷。”
“红芋饭,还能吃啥?红芋饭红芋馍,离了红芋不能活。恁咋吃的?爷们儿。”
“俺包的扁食,尝尝不?”
“不尝不尝,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顿顿包扁食!”
“看表老爷说的,俺这叫有钱?说难听点儿俺这扁食,人家城里的狗都不吃,嫌都是辣萝卜条,没肉。恁儿打工挣那多,恁老两口还不得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唉,小孩屙个鞋帮上——别提了,人家挣的人家大人孩子吃肉,俺该吃啥还吃啥。要儿有啥用,这儿见了媳妇比见娘亲。”
“表老爷别生闲气,现如今哪儿哪儿不都这样么!”
“我生啥气,有红芋饭吃就不错,吃完饭还能晒晒暖,哪找这样的日子?你说是不是?”
“是是,吃好吃孬屙出来还不都是屎。”
“钱难挣,屎难吃,一叼样的道理。”
……
寒冬的太阳,离人很近,照到乡村人的身上,绵软温和,酥酥痒痒,妇女也出来了,抱着还不会走的婴儿,那些婴儿被棉裤棉袄裹得像个球,扔在泥地上滚两圈都不带哭的。妇女们都把孩子的小脸从围巾里扒出来,露出那些婴儿平静的脸,眼睛半睁不睁地看着草垛,看着阳光下拉呱的大人们。女人们也感觉热了,把头巾扯下来,露出红黑的面颊,开始互相夸赞着彼此的孙子、儿子:这个长得俊,那个别看不会说话就是精。
“你看恁家的孙子多乖,人家爹娘一生下来就回温州了,一点事没问这不也长大了吗?”
“嗯,他们打工倒是不用带孩子费劲,俺老公俩就苦了,没睡过一夜安稳觉,尿床,这孩子,得一夜夜地暖被窝。”
“俺这个倒是不尿床,就是都生半子啦还不会走不会说话,叫他爹娘回来,不愿意,说再打几年工挣够盖楼钱就回来,恁说说,儿子要憨喽盖再高的楼管啥用?”
“就是,前庄姓罗的,憨得鼻涕不知擤,盖好楼几年了到现今也没说妥。”
“好歹恁还都有个大孙子,俺这可好,自己生俩儿,两个儿接连生丫头,连半个长鸡尕的都没有……”
……
女人有女人的家常,爷们拉爷们的大呱,大一点儿的孩子是不参与的。孩子们上学去了,他们不喜欢晒暖儿,他们喜欢挤暖儿。
学校建在几个村子中间的田野上。下课了,铃声还没落地,男孩子就已冲出教室,找个墙角,排成一排,喊一声“挤老油啦”,大家就热闹喧天地向墙角挤去,“加油,加油”的喊声在寂静乡村的田野漫开来,传到庄上晒暖人的耳朵眼里,传到热气腾腾的牛屋烤火人的耳膜上。被挤到墙角的孩子要拼命挤出来,挤出来之后再排在队尾,重新向墙角冲锋,年幼的骨骼啪啪作响,热气就从额头蒸腾起来。上课铃声再次响起,孩子们都挤出了一身汗,所谓的“老油”,就这样通过大家的齐心合力“榨”出来了。在冬天,在乡村,看见袄袖子露着棉花的孩子,无疑可以判断他是个热衷挤暖儿的家伙。
孩子们快放学了,已经能听得到早下课的学生的喊叫声,日头早已西偏得厉害,偶尔吹起的小风又带来了寒意,晒暖的人渐渐散去,土路上化开的湿泥也开始重新结冻,毛窝打击地面的声音越发脆响,似有若无的薄雾也从远处形成,远村逐渐掩映起来。最后一个晒暖的人整理好棉袄,束紧了腰带,抖掉身上的草屑,拍拍打打之后也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草垛。
冬天的傍晚,就在不知不觉之间降临了。


转于宗亲--华跃文集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