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看戏与喝酒

    作者:传易堂  浏览次数:6459  发表于:2011/1/7 10:55  [ ]
  俺这个人打小就喜欢看戏,尤其是大戏,锣鼓喧天,人头攒动,生末净旦丑一起上场,花花绿绿,煞是好看。至于角色,俺其实是最爱看花旦的,但俺对外却说喜欢小丑,花旦天真烂漫、泼辣放荡,一派真性情,长得又不孬,甚合俺的心意,不像那青衣总是咿咿呀呀地唱,行动迟缓,扭扭捏捏,让人觉得虚伪而生厌,更不像老旦走得颤颤巍巍、唱得微微颤颤,老态龙钟让人不胜其烦。至于丑角,不仅扮相滑稽可笑,而且插科打诨极尽搞笑之能事,自然让俺看得舒心,乃至开怀大笑。如今戏园子都是阔人和资产阶级的消遣处,动辄几百上千的票价让小民望之却步,只好在电视里过过瘾罢了。
  2010年3月2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赵启正的第一句话是“一年一次的大聚会大表演又开始了”。俺听说是大戏,抽空也看了几场,只是失望大于期望,老生是主角,不是俺喜欢的,花脸的戏又不精彩,没有看到一个性格泼辣的花旦,惟有几个丑角的表演可圈可点,至于老旦,俺只看到一位八十多岁的山西梆子表演艺术家申纪兰,连续十一届的人大代表,55年来只会高举双手,至于戏演得如何,观众都纷纷竖大拇指:“投一次赞成票不牛逼,牛逼的是投一辈子赞成票!”
  3月14日上午近10点,俺又搬着小板凳坐到电视机前,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王琰兴奋地说:“每年的总理与中外记者会面并答记者会都是两会的压轴大戏!”并介绍说很多女记者为了吸引主持人,都穿上了艳丽的衣服,有的还系上了鲜艳的围巾。既然是压轴大戏,那自然是重要角色登场,票房好之又好了,得亏有了电视,俺才能有尊严地和富人们一样欣赏着这场戏。说实话,一场压轴大戏的成功与否,除了主角的努力之外,配角的配合也很重要,然而我没有看到、听到中外配角的精彩唱腔和演技,总之很平常的就谢幕了,不知达到了导演们的要求没有。我知道压轴大戏不是最后一场戏,而是倒数第二场,那么我还在等终场的一出,等了半天,观众已散尽,我才明白那最后一出戏竟然是众记者纷纷把屁股端上总理做过的椅子,合影留念,看来宰相屁股的余温都能温暖并愉悦中外记者。
  长达十余天的大戏就这么落幕了,大部分演员的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个个像官员,服装、道具的运用都一如既往,念白、唱腔别无新意,他们唱他们的,观众干观众自己该干的事,偶尔能被观众记住的、留下点儿印象的,无非是那么几折,比如彩旦倪萍唱的一出《爱国不投反对票》、三花脸朱军念白的一折《大学生掏粪将改变中国现状》、武净白脸李红中的《巡抚大人巧夺录音笔》、正旦严琦委员自编自导自演的《关网吧陶然居净赚五亿》、架子花脸王全书的唱段《为国扫黄二十载,今朝喝令改扫色》、长靠武生于再清的一段京白《夺取金牌先谢国》、青衣代表奚美娟的一段苏白《劝舞林大会上、众小姐把厚衣长裙穿、切莫冻着红胳膊白大腿》……
  顺便批评一下俺平素比较欣赏的新秀崔永元,在这样的重戏大戏中,俊扮小生怎么能用真嗓演唱呢?你听他的念白——“当了几年政协委员之后,我觉得很多事情我还是使不上劲,我很伤感……比如提案石沉大海,比如提案答复没有内容。”在这样欢闹的场合里伤感已然大大出戏,况且小崔还言辞犀利,“政府该干的事多了,政府保障性住房还没建好,大学生就业还没解决,还弄网吧,是不是羊肉串也让政府管起来?”这样的台词放在黑脸包公口里讲出来比较合适,你充其量只是一个短打武生,演的要比唱的多,不要忘了本行。(栽自华跃博文)
  看戏是俺喜欢的,却算不得俺的爱好,俺的爱好是看热闹,戏不热闹俺也就失去了兴趣。俺喜欢看人家的热闹,又不喜欢人家看俺的热闹,什么时候人家才能看到俺的热闹呢?俺喝醉的时候。
  俺喝醉过没有?当然,只是婚后几年来就没怎么醉过,一来是有人关心,二来是咱自觉。大凡喝醉的人都以为自己还算清醒,其实别人看起来却像演戏,其实大多时候,喝醉了才是真实的一面,平日里倒可能是演戏,只是演得久了,不自知而已。
  春节在老家过了二十多天,酒自然没少喝,好在酒量还可以,没有醉倒过,没有出酒过,年初五县城一次聚会喝了不知多少,零下六七度,和其中一位老同学走了一夜,用脚步一遍,凌晨六点,把县城丈量一遍,凌晨六点,天还未亮,我俩喝上了早点一部的第一、二碗啥汤——萧县最有名的早点铺的最有名的汤,吃上了第一、二笼蒸包——最有名的是他们的煎包,冻得不能再等了。初八在宿州市里又一拨同学聚会,十人喝了九斤,没有一个人醉,又唱了半夜——全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又一次的集体怀旧。
  天南地北喝不过安徽,淮河两岸喝不过萧县。
  不能在老家呆了,老家的酒风太盛,俺在这样的风里有些招架不住,老同学无论是经商的,还是当官的,利用各自的资源优势请俺这个在京城貌似混得还不错的老同学,我已招架不住,最后只得用“计划造人”的理由推掉一半的酒量,回到北京,休息数日才精神文明起来。
  老家的同学都说沈浩是喝酒喝死的,有一位校友甚至采访过他的夫人。当然不是说沈浩牺牲在酒桌旁,一个人在异地乡村生活、工作,老婆在省城,女儿在老家,一家三口分别三地,萧县人好客,爱喝酒,能喝酒,为工作也好,不为工作也好,喝醉了独自一人住在小岗村,连一个倒水的人都没有,长期这样身体焉能不垮?央视“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组委会授予沈浩的颁奖词:两任村官,六载离家,总是和农民面对面,肩并肩。他走得匆忙,放不下村里道路工厂和农田,对不住家中娇妻幼女高堂,那一年,村民按下红手印,改变乡村的命运;如今,他们再次伸出手指,鲜红手印,颗颗都是他的碑文。我们萧县人的评价则是:沈浩,义气,能喝酒。
  能喝酒算不算一个人的优点?或者说,算不算一个干部的能力?不知道,电视宣传的是沈浩,生活中还有一个沈浩。
  看戏是一门艺术。艺术本身呢?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