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琴棋书画及柴米油盐

    作者:传易堂  浏览次数:5605  发表于:2011/1/7 11:16  [ ]
柴米油盐酱醋茶,
  琴棋书画诗酒花;
  人生若此长相伴,
  何必劳心国与家。
  
  在琴馆中,习琴同道及师均擅品茶,惟我例外。每每练琴间隙大家谈起各种各地茶品,我只作牛饮。茶对我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日常生活中喝得最多的还是白开水。白开水在我老家也是被唤作“茶”的,凉白开自然也就是“凉茶”了,比方说家中来客人,吆喝一声:“赶紧给恁表叔倒杯茶。”孩子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白开水,客人也不以为不敬。也许我们淮北不及皖南,根本无茶树,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自然无茶可饮。日子稍好一点儿了,在外打工上班的人也带回了茶叶,吾乡人便把泡了茶叶的白开水称之为“茶叶茶”,只是仍不弃白开水“茶”的美名,再等客人来了,便大声问道:“他表叔你是喝茶呢还是喝茶叶茶?”
  在吾乡,只有有地位的人才端着像模像样的玻璃杯在村子里踱来踱去,比如镇上、县上工作的干部、教书先生,村人才视之为常,若是地位不够,不是国家的人、不是有学问的人,那就会遭到鄙夷,就算是镇上集体所有的肉联厂杀猪的老周,一次也端了罐头瓶泡的大叶片子黄汤汤圪蹴到聊天的人群边,他一蹲下来,就有人站起来,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烧及个熊!出憨力的熊黄子(孩子)也配端着茶叶水晒暖儿!”
  如今俺进城十好几年了,还是没能养成细饮慢啜地端着小茶碗作蹙鼻识香状、作咂嘴状、作茶汁掠过喉管舒服状的习惯,南海鉄庵送的亲手制作的宜兴紫砂、自家媳妇买的鸡翅木茶海,书商朋友送的云南普洱,一看上面落了一层浮灰,干脆藏之书柜,有疏客至方才拿出装模作样,常来常往的也就用湖州大姐给的安吉白茶招待。至于自己,口渴就倒白开水,而且喜欢喝烫的,要么就是在夏天喝冰凉的,素不喜温吞的,虽不利养生,倒也痛快。白开水就是我的茶,万喝不厌,想必有一天我厌了白开水,也就彻底厌了这个世界。
  “柴米油盐酱醋茶,琴棋书画诗酒花”,这些东西是生活的两极:“柴米油盐”是百姓万万不能缺少的,是维持生命的必需,是立足尘世的基础,物质的,大地的;“琴棋书画”是人类万万不可缺少的,是生命终极的追求,是头颅向上的理想,精神的,天空的。在大地和天空之间,还有茶与酒,它们既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既是科学的,又是文化的,既是庸常的,又是传奇的;既是粗俗的,又是文雅的。天地万物,我想再也没有比茶与酒更深入我们世俗或高雅的生活了,人生一世,自是离不开柴米油盐,但那只能解决最原始的食欲,可以一辈子不沾琴棋书画,也可以解决精神的终极追求,因为还有宗教,那么茶与酒呢?
  茶与酒,人人皆可与之生活,无关俗与雅,只关乎品味喜好。可以俗喝,可以雅饮;可以以茶代酒,也可以酒代茶。茶越喝越淡,酒越喝越浓;茶也能越喝越浓,酒也可越喝越淡。关键得看是独酌还是群饮,还得看人、看语,人非类聚、话不投机,那只能是茶越喝越凉、就越饮越薄了。油盐酱醋之后,最宜一杯新茶,色泽诱人,馨香扑鼻,可以调情,可以叙旧;大快朵颐之时,亦可一壶浊酒,醇厚甘冽,入口微醺,可以谈心,可以解愁。
  南方人多饮茶,所以“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北方人多喝酒,所以“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在南方,家中再穷,必备茶以待来者;在北方,室无片瓦,必沽酒以飨客人。
  和尚多品茶,所以成佛;道士多嗜酒,所以成仙。至于文人,更离不开茶与酒,以茶发春兴,借酒解春愁,以酒壮色胆,借茶行色事,品茶作文,醉酒吟诗,文人与茶与酒典故传奇多矣。
  说了这么多茶与酒,关自己何事?本人好酒是同学老乡都知道的,要不然当初网上花名也不叫“纵酒贪花”了,“纵是我真姓,喝酒乃本性;一生爱女人,可惜少行动”,一半儿真一半儿假,如今有了女人,花不能贪,酒不多沾,日子就是“柴米油盐”,好在还能“琴棋书画”一下,偶尔抬头看看天空,否则头顶的上方就失去蓝色,脑袋就失去了重量,一味埋头看脚下的大地,就会越活越抽抽、越活越沉重。
  茶与酒,与之纠缠不清是要靠缘分的,既然我今生与茶不能两两相对,那只好移情与酒了,家中置烧酒一坛,黄酒一坛,瓶装酒数斤,洋酒、啤酒、红酒若干,兴之所至,便与其一缠绵片刻,不沉醉,微醺正好。
  若说无缘,可如今还怎么思念着老家的一种茶?——洗面筋的水里加上花生、芝麻、姜、胡椒、盐,当然还有面筋,大火小火熬制而成,味辣,咸香,就那么一碗,手里再攥着烧饼夹狗肉,神仙也不过如此!可惜它却是一种早点,名字叫作:油茶。(栽自华跃博文)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