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氏家族官方网 QQ群①:123562040    QQ群②:123574932 QQ群③:72111821 QQ群 ④:16862056 版主QQ群 :124366974     忘记密码或更名     我要当版主!

返回列表 发帖

长篇小说 折腾祭 14

十四.原来如此

这一下,可真是一点线索也没有了。崔科长踱来踱去思索着说:“还得从丁毛六身上切口。他虽然不会写字,但是,作为看厂人,晚上只他一人住在厂里,他怎么能什么都不知道?再说,那个神秘老头,究竟跟他什么关系?到现在还是谜!”这时,梁彩霞眼睛忽然一亮:“哎呀!我想起来了,丁毛六也会写字!”
欧书记愕然:“他不是没上过学吗?”
梁彩霞说:“他没上过学,但是也能写点简单的字。我发工资的时候,他有时候按手模,有时候签名。”
崔科长警觉地说:“噢,这就是隐藏得很深的了!”
欧书记叫梁彩霞马上回厂,拿几份有丁毛六签名的工资表来。
“这太重要了!”崔科长有点激动,“以前怎么忽略了呢?”是啊,丁毛六如果会写字,便具备作案的所有条件。
梁彩霞把工资表拿来了,果然有丁毛六的签名。欧书记叫梁彩霞先回去,然后打开抽屉拿出照片,大家一起比对那个“毛”字。欧书记说:“嗯,还真有点像。”王队长说:“很像!你看这竖弯钩,像得很!”康主任说:“不用说了,肯定是他!差点漏了条大鱼!”崔科长“嘿嘿”冷笑起来,仿佛猫终于把耗子按到了爪子下。
这叫啥事,闹闹哄哄折腾二十多天,最后落在一个原以为不会写字的残废人身上。欧阳秋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仔细琢磨,会不会再弄错?弄错不仅是浪费时间,更会对无辜的人精神造成巨大的创伤,这种创伤是难以抚平的,唐卫东就是例子。他不希望通过自己的手毁了别人的一生。
凭良心说,刚才对比照片上那个“毛”字的时候,他的心里一惊,确实很像。他说“有点像”其实是留有余地的,他不想下结论。单凭一个字,我们又不是鉴定专家,怎么能轻易下结论呢?老欧抽了几口烟,转念一想,尽管那字条上写“我不是你们厂里的人”,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一次次都在厂里没人的时候出事,不是毛六又是谁?他和那个神秘老头之间有什么秘密?——老欧不能轻易表态,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得多听听老崔的意见。
崔卫国说,现在耐火厂可怀疑的,只有丁毛六和杜厂长两个人了。杜厂长写检查的字迹明显不对。再说,老杜不具备作案动机,他是共产党员,出身好,又是厂长。在自己厂里作案,必然要追查责任,他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我看,丁毛六是装憨,肯定是这个家伙。加大火力,一定要叫他承认犯罪事实!
加大火力的任务交给了王明理和刘建军。学习班重点揭发批判丁毛六。王队长说:“丁毛六,你在耐火厂反革命案件中,参与干了哪些坏事?向革命群众老实交代!”
丁毛六站在台前,顽固地歪着头,从嘴角扯出长长的口唌:“我没干坏事,我不会写字,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王队长愠怒地说:“咦,你前天都已经承认了,还想翻供吗?翻供罪加一等!”
毛六含糊不清地分辩:“那……那是你们硬打着叫我承认的。你要再打,我受不了,还承认。反正我不会写字,你们硬赖……”
王队长冷笑一声:“不会写字?哼哼,你装得倒像!真不会写字吗?”
丁毛六愕然:“这……全厂人谁都知道,谁装了?”
“哼!四眼狗不咬人——装呆!”王队长突然把几张工资表亮出来,“丁毛六,你看清楚了!这工资表上你的名字是谁签的?”
丁毛六大惊失色:“那……那……”
王队长举着工资表向大家展示:“同志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敌人常常用假象欺骗我们,而将真相隐蔽起来。丁毛六就是这样一个狡猾的阶级敌人!这是厂里的工资表,这上面有丁毛六亲笔签的名,可是他说他不会写字!我们已经核对过,这个毛六的‘毛’字,和反标上的‘毛’字,一模一样!”下面“嗡”的一下议论纷纷,王队长接着讲:“同志们,现在没有什么疑问了,肯定是丁毛六作的案。他既有动机,也有条件。他大地主出身,父亲是畏罪自杀,所以他对毛主席、对共产党有刻骨的仇恨。他看厂,有充分的作案条件。他假装不识字,几乎蒙骗了所有的人!丁毛六,你想不到吧?你在这工资表上露出了狐狸尾巴!事实在,证据在,铁证如山,你如果再狡辩,只能加重你的罪行。老老实实向人民低头认罪,交代你的犯罪事实,是你唯一的出路!”
“剥开丁毛六的画皮!”“打倒丁毛六!”梁彩霞带领喊口号,会场气氛热烈起来。
“我只会写我自己的名字,多一个字也不会。我写什么反标?”毛六憋得满脸通红,口水流了一身,也顾不得用手背擦了。
“还狡辩!”王队长生气地说着,拿出纸和笔,“丁毛六,过来把你的名字再写一遍!”
丁毛六晃晃悠悠走到桌子边,满把抓起笔,吭哧吭哧一笔一画地写,三个字写了半天,王队长看了一下,说:“这不会写字吗?你再写‘打倒‘两个字。”毛六放下笔,说:“不会。”
王队长皱皱眉头:“你还会写什么?”
“除了这三个字,我什么都不会写。”
“哼,狡猾!——一二三的‘一’字会不会写?”
“……”毛六低下了头。
“丁毛六,你以为顽抗到底,就治不了你了,是吧?”王队长在纸上写了“打倒”两个字,“你照这个样子写!”
毛六无可奈何地拿起笔,对着纸出神,汗水和口水一起哗哗直流。
“怎么不写?”
“不会。”
王队长火了:“你这个狡猾的家伙,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按照笔画,描!”
这下没办法了,毛六只有吭哧吭哧描起来。描了半天,口水把纸全滴湿了,描出两个黑疙瘩。
王队长实在忍无可忍了,对着毛六劈腚一脚:“我叫你装!”毛六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打倒丁毛六!”口号声震天响。王队长攥紧拳头,两眼冒火,恨不得一拳揍死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

TOP

返回列表
无标题文档

免责申明:纵氏家族网信息均由注册会员个人用户自由发布,相关权责不由本站负责,若有侵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24小时内删除!

网站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浙公网安备 33052202000241号

站长QQ: 您好!纵氏网为您服务! 您好!纵氏网为您服务!